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申博食药 >为了开发修很大?《国家公园法》草案问题多

为了开发修很大?《国家公园法》草案问题多

  • 2019-12-04
  • 386人已阅读

《国家公园法》修正草案即将于下週三(6/3)进入立法院二读,虽然行政院宣称的修法原由,是为了要配合政府组织调整,删改旧法中的「国家公园计画委员会」。然而,事实上草案内容却「修很大」,不仅增加国家公园开发的机会,更放入不少主管机关的空白授权条款。如此草案当真通过,对国家公园生态恐造成巨大冲击。

暧昧不清的「公共利益」

在行政院版草案的第13条中写着,「国家公园计画公告实施后,主管机关应每五年通盘检讨一次,并作必要之变更。」然而但书中却多加一项,基于国防、公共安全或「公共利益」之需要,得随时检讨变更之。草案中第16、18条虽规定了国家公园中,一般管制区、游憩区、史蹟保存区、特别景观区以及生态保护区等区域内,禁止从事的行为,例如探勘矿物、扩建工厂、猎捕野生动物与製造污染等等。但最后仍附带但书,如因紧急灾害或是「重大公共利益」,可由主管机关(内政部),会同有关机关许可之。

在国外较严谨的法规中,对公共利益的认定,大多均有具体、详细的规定。但综观整部《国家公园法》修法草案,并未对「公共利益」一词有任何定义。在台湾,「重大公共利益」往往也代表「重大争议」。如为了所谓「公共利益」而在园区内大兴土木,对环境的牺牲是否有任何底线,并无可供遵循的标準。只要内政部认为符合「重大公共利益」,而在国家公园内兴建工业园区,似乎也未尝不可?回顾近几年来,国家公园BOT弊案频传,所谓「公共利益」究竟是谁的利益?

「其他主管机关」的空白授权

草案的17、19、20条里,规定了一般管制区、游憩区、史蹟保存区、特别景观区以及生态保护区等区域,如因学术研究、文化资产保存或公园管理上之特殊需要,经主管机关许可后,准许从事的行为。例如文化资产修复、原有建物之修缮拆除等等,乍看之下没有问题。

然而在这三条条文最后,均加上了,「其他主管机关」公告之事项,而非一般法条中常见的,「其他经主管机关」公告之事项。如为「其他经主管机关」,则主事者仍为内政部。但若为「其他主管机关」,则经济部、经建会、甚至地方政府等「其他主管机关」之公告事项,经内政部许可后,全都可以成为允许从事之行为。一字之差,谬以千里,如此大玩文字游戏,恐怕不会是无心之过。若真通过,后续影响难以估计。

大开后门,管制形同虚设

即便上述法条已经问题重重,行政院版草案新增的第22条,更变本加厉地上述对国家公园区域内行为的管制,一笔勾消。22条内容允许在订定各国家公园计画时,另定允许使用项目及行为,不受前述第16条至第20条规定之限制。如此一来,只要国家公园计画允许,前述法条中的各项行为限制形同虚设。此草案之22 条可说是「后门条款」,大开管制后门。

此草案同时取消了原本的「国家公园计画委员会」,改以由有关机关代表、专家、学者、热心公益人士及国家公园所在地方代表,共同会商审议国家公园计画。但法条中并未明订「地方代表」、「热心公益人士」之身分与资格,配合前述种种法规漏洞,难免不被有心人士或是不肖民代从中图利。

名为保护,实为开发

长期关注国家公园议题,并揭露过许多国家公园BOT弊案的蛮野心足生态协会秘书长林子淩表示,国家公园成立目的,在行政院草案的第一条写得很清楚:为永续保育国家特殊景观、生态系统,保存生物多样性及文化多元性,并提供国民之育乐及研究。她强烈抨击,此草案的实质内容大开保护与管制的后门,变相允许各种开发行为,完全违背国家公园的设立宗旨。「越修越烂,不如不修。」林子淩说。

名义上是《国家公园法》修正草案,但骨子里却是《国家公园开发法》。目前法案即将进入二读,但各界对此法的讨论与关注却明显不足。林子淩忧心,未来如再搭配《促进民间参与公共建设法》等招商条例,理应全民共享的天然资源,将化为特定人士与财团的滚滚财源。国家公园应受保护的脆弱生态,未来将遭到无可弥补的伤害。